|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南猴王”六龄童的葬礼:唐僧送最后一程上千群众道别
发布时间:2022-08-25        浏览次数: 次        

  回顾童年,最让人感到熟悉和亲切的卡通人物非孙悟空莫属了,他活泼、机灵、勇敢......而在真人版西游记中,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至今被人奉为无人超越的经典。

  六龄童六岁学艺,十二岁登台,为了演好“猴戏”别出心裁的拜猴子为师,经过数年刻苦钻研,最终以“猴戏”自成一派,人称“南派猴王”。

  2014年,“南猴王”六龄童于绍兴逝世,享年90岁,扮演唐僧的迟重瑞亲自来送章老先生最后一程,上千群众道别。

  虽然有儿子六小龄童继承衣钵,但六龄童的去世仍是“绍剧猴戏”一个巨大的损失。

  浙江绍兴上虞道墟镇有一户姓章的人家,男主人章益生是个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农忙时他在田里劳作,农闲时就经营自己的小灯笼铺,逢年过节还要在村里演猴戏,因为他演的猴戏逼真又有趣,所以乡亲们都叫他“赛活猴”。

  但章益生的抱负却远不止于此,他颇有经商头脑,凭借着向邻居借来的五块银元就跑去大上海创业了。

  章益生把上海新潮的戏服道具贩回绍兴小镇,从而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然后他用赚到的钱在上海开了一家“老闸大戏院”,后来因为同乡戏曲人的跟随,最终扩展成“同春舞台”。

  1924年,章益生的二儿子出生了,取名章宗义,也就是后来家喻户晓的“南猴王”六龄童。

  章宗义是在“同春舞台”出生的,当时的“老闸大戏院”一楼卖票,二楼演出,三楼住人,因此年纪尚小的章宗义就日复一日的受着戏曲的熏陶。

  长到六七岁时,章宗义看着哥哥章宗信每天活跃在二楼的那方舞台上,于是章宗义决定跟随哥哥一起学戏唱戏。

  哥哥章宗信七岁学戏,所以艺名为七龄童,而章宗义学戏那年刚好六岁,所以一位印刷工脱口而出,那他就是六龄童了!

  就这样,艺名六龄童的章宗义开始跟随哥哥一起学戏,学的是二花脸,这对嗓音条件要求很高。

  对于男孩子来说,学戏就像是一场赌博,连戏曲班主的孩子也不例外,因为男孩子一旦遇到变声期,遭遇了“倒嗓”,那么多年辛苦的学习几乎瞬间毁于一旦。

  很不幸的,六龄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戏是唱不成了,学了好几年没想到一朝败在了这个不受控制的嗓子上。

  六龄童越想越郁闷,在戏班没事做,他就每天流连于上海各大戏班听戏,各式各样的剧种和角色让六龄童大饱耳福。

  这其中让他最感兴趣的是盖叫天演绎的连本《西游记》,看着台上收放自如、天真跳脱的孙悟空,他渐渐对猴戏产生了兴趣。

  嗓子坏了不能唱,不能唱我就打,不能打我就演,六龄童非常坚决一定要走戏曲这条路,所以他决定主攻以身形动态取胜的猴戏。

  做出选择之后,六龄童便开始着手学习猴戏,可是入门却并不容易,绍剧中猴戏并不受到重视,因此作品也不多,所以六龄童几乎是拜师无门。

  本着没有师傅那就人人皆是师傅的道理,六龄童走遍了每个表演猴戏的戏院,一招一式地看,一点一滴地学,这样悄悄的“偷艺”算是他艰难的启蒙了。

  起初六龄童是纯“偷艺”,即纯粹模仿,因此大家看他练习的样子都嘲笑他是“鸭嘴巴磨尖,鸡都要贱哉”。

  如此难听的话没有让六龄童退缩,反而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学猴戏模仿固然重要,但是要想演好就得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演法和风格。

  虽然他想清楚了,但那段青黄不接的日子还是让他感到苦闷,六龄童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说:“我演头本《西游记》的时候,情状都十分可笑。”

  一次,他在演完《济公传》之后,把五块连接好的木板从舞台上空降下,上面写着“请看《西游记》”。

  这个广告创意在当时来说是非常新颖的,但后一日六龄童的表演却没有他的广告那般尽如人意。

  舞台上的他只会亮相和舞蹈,遇到考验演技的文戏的时候,六龄童就站在那表情呆板不知所措了,演出结束后,有观众说他就是一只小毛猴。

  这次演艺经历之后,六龄童越发的迷茫,他在心里无数次地问自己,这猴戏到底要怎么演才能演好呢?

  都说旁观者清,六龄童没有陷在自己的怪圈里太久,他就去请教了算是他“猴戏”开蒙的盖叫天先生。

  盖叫天看着一脸疑惑的六龄童只说了一句话,“形似不如神似”,就是这一句话点醒了六龄童,他想,我学的是“猴戏”,而“猴戏”演的不就是猴子本身吗。

  从盖叫天那里“取经”回来,六龄童把“形似不如神似”六个字深深刻进心底,他明白要想演好“猴戏”,演好孙悟空,首先要掌握猴子的脾气秉性,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

  所以这一次,六龄童不再出入戏院舞台,而是去到市井,看人打猴拳,看耍猴,观察人们的动作,以及耍猴人与猴子的互动。

  为了方便学习,六龄童干脆自己养了一只猴,拜猴子为师,从此以后他便与这只猴形影不离,带着它走南闯北。

  长期与真猴子的相处让六龄童摸索出猴子的喜怒哀乐,而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怎么将人猴化,在表演中达到人猴合一的境界。

  尤其是在扮演孙悟空的时候,孙悟空不是一只普通的猴子,它是一只神猴,如何把自己、猴子、神三者完美的融合到一起,www.6899b.com,是六龄童一直在探究的事情。

  在扮相上,孙悟空的整个脸谱用红、金、黑、白四种色彩构成,将过去的“桃形脸” 改成掌扇脸”,周围贴金以显示仙气。

  在动作上,六龄童练一个眼神就要一年半载,面部肌肉同时抖动会引起极大不适,但是六龄童没有放弃,他走路练睡前练,一有时间就练,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六龄童最终的探究成果都体现在他举世公认的代表作《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上,在这个表演中六龄童用自己多年对猴的观察与自身的钻研,刻画了一个活灵活现,集人、猴、神与一身的孙悟空。

  上世纪 50 年代,绍剧复兴,六龄童的“猴戏”崛起,1957 年,六龄童的《三打白骨精》在浙江省戏曲汇演中摘取表演一等奖。

  1960 年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还将其拍摄成彩色影片,并由文化部统一安排于翌年的儿童节在全国公映。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早、最优秀的神话彩色戏曲片之一,荣获第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戏曲片奖,并发行 72 个国家和地区,风行海内外。

  、周恩来、、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看过六龄童的演出,郭沫若更是重复观看六次并给出极高的评价。

  《三打白骨精》在公演期间,不仅在戏曲界引起极大反响,连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总理也对它评价颇高。

  1957年,周恩来总理还亲自把它带到了中南海,用《三打白骨精》这出戏来招待缅甸外宾,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这幕剧再一次上演。

  据章金云回忆说,他印象中最激动人心的一次演出,莫过于绍剧团在中南海怀远堂的那次表演。

  1961年10月10 日,经过周恩来的推荐,《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在中南海怀远堂上演。

  六龄童事后回忆,自己上台时有习惯,从不看台下的观众,这次演出到接近尾声,他才乘机透过头套的眼孔往台下寻看,发现了毛主席、、等领导的身影。

  谢幕时,毛主席向演员们挥手致意离场,演出后负责警卫的同志告诉他,毛主席对这出戏很有兴致,先后五次鼓掌,六次大笑。

  至此,一出《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成为六龄童一生的代表作,他以其灵活的身形,精湛的武艺开宗立派,被誉为“南派猴王”。

  六龄童因此也带动了绍剧这个古老地方剧种的复兴,在绍剧数百年发展历史中,就将绍剧发扬光大的卓越贡献而言,六龄童当推为一代宗师。

  翻开章家的历史,你会发现这简直是个“猴王世家”,从六小龄童的曾祖父,人称“活猴章”的章廷椿,到祖父“赛活猴”章益生,再到父亲“南猴王”章宗义,“章氏猴戏”在中国的土地上已经延续四代。

  接下来的第五代便是六龄童的儿子和侄子这一辈,六龄童的侄子章金云是大哥七龄童的儿子,他从小就跟随六龄童一起学习,见证了父亲与叔叔是怎样带着“绍兴猴戏”走上艺术巅峰的。

  而这样的艺术成就绝非一朝一夕,而是几代人不懈努力付出的成果,所以六龄童不仅让侄子学习猴戏,他自己的两个儿子也和他一样要传承这门艺术。

  六龄童的二儿子小六龄童参与过1957年在上海中苏友好大厦那一次的演出,演出结束后周恩来还亲自抱着这个“小猴子”合了影。

  父亲六龄童觉得儿子在学习“猴戏”上非常有天分,所以对他寄予厚望,但好景不长,1966年,年仅16岁的小六龄童因为白血病不幸去世。

  痛失爱子的六龄童虽然内心无比悲痛,但他仍然坚持对“猴戏”的传承,他要让自己的子子孙孙都学“猴戏”。

  1970年,六龄童请到了上海戏剧学校的薛德春老师系统化的教小儿子章金莱学戏练功,就这样时年十一岁的章金莱带着哥哥未完成的梦想与父亲殷切的盼望,开始了自己的“猴戏”生涯。

  章金莱学戏后取艺名为六小龄童,这些年我们一说起六小龄童首先想到的就是那版最经典的86版《西游记》。

  六小龄童在荧幕上塑造的孙悟空的形象,已经是难以超越的经典,但在这个角色成功的背后,六龄童更是功不可没。

  1982年,《西游记》剧组最初找到六小龄童的时候他非常兴奋,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烦恼和犹疑。

  身为“猴王世家”的后辈,演好则矣,演不好岂不是丢了家族的脸面,他和父亲说自己就像是压在五行山下一般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六龄童看出儿子的烦恼,他边收集边拍摄了1000多张照片给六小龄童,上面是各式各样,各种造型、表情、动作的孙悟空。

  六龄童拿着这些照片去找儿子,对他说:“这些给你作为拍电视剧的素材,你不要有压力。”

  六小龄童看了这些照片,就好像当初父亲受盖叫天指引的时候一样,豁然开朗,要演好猴子,就要像父亲一样,先忘了自己。

  众所周知,86版《西游记》时隔多年仍然有着经久不衰的强大魅力,这与剧中那个活泼好动,机灵勇敢的“孙猴子”有着很大的关系。

  2004年,八十岁高龄的六龄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希望自己的子子孙孙都有人学猴戏,要把它传承下去。

  距离2014年农历马年还有两天的时候,在医院住了十多天的六龄童被儿女接回了家中,随着年岁渐长,六龄童腿脚变得不利索,平日里只能跟在老伴身后溜达两下。

  儿女们记得父亲年轻时每逢过年过节就会格外忙碌,外出演戏排练演戏,婚丧嫁娶,绍兴人一生都离不开绍剧,更离不开他们的父亲。

  但2014年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已经90岁的六龄童却显得格外清净,前些天因为一场感冒他在医院里住了十多天,在医院里凡是有人来探望,老爷子就做出猴戏里调皮的表情。

  六龄童的四子章金山说,在医院父亲总一个人偷偷的往床尾挪,起初我不明白是为什么,后来看他把两腿搭在病床的栏杆上我才明白,父亲是要压腿,这是他保持了几十年的习惯了,没想到在病中他也没忘。

  就是这种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让六龄童曾经在一档节目录制现场一下子就把脚举过了头顶,当时观众们都看呆了,要知道那时候的六龄童已经80岁高龄了。

  在六龄童的身上完美体现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正是这种对艺术的坚持对自己的要求才让自己在“猴戏”上有了如此成就。

  2014年1月31日正月初一晚上,六龄童安详的走了,他生前说过,自己一生与猴结缘,生来就是为演孙悟空的,所以等他去后,要给他带上戏服和金箍棒,他还要再去另一个世界‘大闹天宫’。

  六龄童生前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的侄子章金云说:“叔父是猴戏的一代宗师,他的去世让我们都非常悲痛,这是绍剧的一大损失。”

  在六龄童的追悼会现场,上海绍剧社的戏迷们还特制了一幅挽联,上面写着“南猴王盖世绝唱,绍剧魂千古流芳”,以此来表达对章老的怀念。

  “也许天庭的春节也要看戏,所以邀请叔父去赴约,这也算是他表演生命的继续了。”侄子章金云如是说。

  六龄童去世后,他的小儿子六小龄童表示会继承、创新发展绍剧,他也会把父亲的代表作《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重新搬上荧屏,向世界弘扬父亲为之付出一生的绍剧事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